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日之葵1252

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来吧, 让我编织你们,用青春的金线, 和幸福的璎络编你们

 
 
 

日志

 
 

莲(专集) 范丽郡  

2013-05-01 09:5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词:

《夏歌》南朝·梁·萧衍
江南莲花开,

红花覆碧水。

色同心复同,

藕异心无异。

《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摘录(李白)
清水出芙蓉,

天然去雕饰。

<<问莲>>
花中君子来哪方,

婷婷玉立展娇容。

暖日和风香不尽,

伸枝展叶碧无穷

纵使清凉遮炎夏 ,

为甚委靡躲寒冬 。

既然不愿纤尘染 ,

何必立身淤泥中。

<<梦莲>>
京北秋来风景异,

天高云淡雁迷离;

踏破铁岭无觅处,

寻遍荷塘空水遗;

无可奈何秋睡去,

仙衣胜雪倾心起;

何故幽叹无缘见,

夏风十里一潭碧。

【浣溪沙】·薛昭蕴
倾国倾城恨有馀,几多红泪泣姑苏,倚风凝睇雪肌肤。吴主山河空落日,越王宫殿半平芜,藕花菱蔓满重湖。
【南乡子】·李珣
乘彩舫,过莲塘,棹歌惊起睡鸳鸯。游女带香偎伴笑,争窈窕,兢折团荷遮晚照。
【浣溪沙】·李璟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碧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无限恨,倚栏杆。
【思帝乡】·孙光宪
如何? 遗情情更多!永日水精帘下敛羞蛾。六幅罗裙地,微行曳碧波。看尽满地疏雨打团荷。
【忆余杭】·潘阆
长忆孤山,山在湖心如黛簇,僧房四面向湖开,清棹去还来。
芰荷香喷连云阁,阁上清声檐下铎。别来尘土污人衣,空役梦魂飞。
【采桑子】·欧阳修
荷花开后西湖好,载酒来时,不用旌旗,前后红幢绿盖随。画船撑入花深处,香泛金卮,烟雨微微,一片笙歌醉里归。
【临江仙】·欧阳修
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小楼西角断虹明。阑干倚处,待得月华生。
燕子飞来窥画栋,玉钩垂下帘旌。凉波不动簟纹平。水精双枕,畔有堕钗横。
【甘草子】·柳永
秋暮,乱洒衰荷,颗颗真珠雨。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
池上凭阑愁无侣,奈此个单栖情绪!却傍金笼共鹦鹉,念粉郎言语。
【蝶恋花】·晏几道
初捻霜纨生怅望。隔叶莺声,似学秦娥唱。午睡醒来慵一晌,双纹翠簟铺寒浪。雨罢苹风吹碧涨。
脉脉荷花,泪脸红相向。斜贴绿云新月上,弯环正是愁眉样。
【生查子】·晏几道
长恨涉江遥,移近溪头住。闲荡木兰舟,误入双鸳浦。无端轻薄云,暗作廉纤雨。翠袖不胜寒,欲向荷花语。
【阮郎归·初夏】·苏东坡
绿槐高柳咽新蝉,薰风初入弦。碧纱窗下洗沉烟,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
【永遇乐】·苏东坡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园行遍。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

 

 

文章

心事无尘土,莲花自在开

心事无尘土,莲花自在开,此首旋律悠美而充满感伤的歌,在一个朋友空间里听过,一位从未遇见却足以震惊的朋友,在我遇见她空间之前她已离开我们的世界,去做了佛前的一朵莲。心细如尘的她,对别人或自己懂得,和有着深深慈悲,留下美丽而深刻的文字,一字一句,如一朵朵花浅浅地的开着,读过留下淡淡的香。和她留下的歌一样,感动着许多来来去去的朋友。

暮归,从容,却有时会心生伤感,伤感携同着最的那朵花,绽放于的漆黑。是谁说过这个世界没有黑白,只有灰?内心始终保持一份纯净美好,然,却敌不过眼睛看到的,合眸低眉,站在烟迷舞之处,终免不了的伤感。所以,在夜深,会常常去看她,听她的歌,看她的文字。心事无尘土,莲花自在开,每每听起,始终忍不住伤悲,忍不住泪如雨下,也许,有天那种漫天的伤感终会把我淹没。可我,眼泪无处可去,唯有相似的她,在深夜里听我心跳,听我说着对这个世界最深情,而又最无奈的话语。

所有的感觉及呼吸,一字一句,呯然落地,碎了一地的时光。从这些碎片中,我看到了自己,及心灵。如最初挂满枝头的一树灿烂,到这个花丛丛的季节。。。

为何哀伤?是呵,为何?我在和风轻缓,细雨微微的莲池边上临水而立,低眉浅笑,却分明看见看见心下泪滴晶莹,如莲叶上的水珠剔透。

最爱那种花开在心间,无从见过。生活中常见的,最爱那一株就是野山菊。那种在风雨中绽放于荒凉山野或孤单的岩石缝隙中的野山菊。爱她,不因它美丽,是因它绽放开来的惊艳的生命力。在秋的城市一片箫瑟之时,万物的山野也不例外,冷风吹着枯草,荒凉入心。正当你满眼荒凉之时,突然看见岩石缝隙里伫立着一支迎风绽放的野山菊,那满眼的美丽灿烂,那明丽的生命力瞬时在心间照亮,那一瞬间的惊诧,那一瞬间的感动。

也曾思考过一些人生和生命的问题,灵魂孤单而焦渴。永远等待,永远在困惑,又永远在追寻。无法知晓这究竟是活着还是死去。美丽的花朵高傲地在阳光下绽放,可并没人知道,这如何去触摸生命的形式。

生活的形式,如世界的灰色,只是生命的真实,如花般的美丽和感动,只稍轻轻一碰触,那有形的生命就像明丽的蝴蝶纷纷飞舞,弥漫天空,坠落的只是它的模样,而它的魂,却无所不在地潜入心。

所以,一直以诚挚的态度对待生活,工作着拥有着。然,对于生活表面的东西,拥有的欣喜并没有长住心里,轻然而过,又荒凉如斯。对于花,对于心,我能说什么?花绽放的美丽明亮,花落去的凄清美艳,不管是舒卷或叹息,年年岁岁,月相似,花相似,一个悲伤的年代。


与一朵莲花相遇

许是某个前世的缘结,注定在今生的这个时刻,要我与你相遇。与你相遇,在这山中。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这座山寺前,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驻足在那一潭清泉前,总之,当我没有思绪地走在石板路上时,我一直在恍惚的意境中迷离,我不知道究竟要到哪里去,要做些什么。直到你清幽的香气钻进了我的肺肠,我眼前蓦地一亮,思维一下子清晰起来。我看到,古寺潭前,你正端坐在水的中央,披一袭素衣绿裙,清清秀秀的容颜,素素淡淡的芬芳,恬恬静静的姿态,被一鉴清浅的碧波拥着,好一个干干净净的莲花仙子呵!此刻,我只想让灵魂住进你的心里,从此不再离去

寺内钟声响起时,暮色已经盖住了山林,月亮正在升空,佛堂的木鱼,在清凉的山谷里被一阵阵敲响。那清清脆脆的声音,裹着诵经者的清吟,从香烟缭绕的殿宇上逸散而来,浮在明亮的水面,清净了迷离的颜色,宁静的山寺多了一些清凉,多了一些幽静。这时,我真的很想遁入这一片空净里了。

这夜,我无法离开你安静的姿态,你让我想起多年以前,那个曾在佛前焚香的女子,是怎样剪却红尘情缘,将一缕青丝散入山水云间。朝吟山清寺凉,暮读潭幽水寒。多少风来过,多少日子来过,多少媚俗来过,多少铜臭来过,而她始终守候着一片净土,不管红尘花事,只把一寸素心对明月鉴了,于一个个孤独夜晚,素衣围坐,对一盏青灯,执一卷经书,守着一扇木窗,与清风相吟,和明月对诵。那清清冷冷的字音,吟断了几缕清风?读瘦了几弯明月?

蝉儿一次次收束了浅吟低唱,云雀一年年唱亮了枝间的岁月。那一卷经书已摊成一堆旧纸,那一袭芳姿已站成一尊雕塑,而那冰心玉洁的魂魄还依然固守着纯洁的情怀吗?

这一夜,我没有归去,而是留宿在山上,就住在临你而居的客房内,闻着你的香气,听月亮抚摸你的眉黛,阅读你的情思,我竟然不能入眠。整个夜里,我的思绪都偎在山寺的清凉里,想象你历尽枝枯柯荣,花开花谢,是如何将一份淡定写进隐隐青山,写进迢迢绿水?

许是我的身疲惫了,许是我的心劳累了,这一夜,端详你素淡朦胧的影子,我只想着一件事,将我的余生幻化成你身边的一缕风,跟随你穿过红妆翠锦,裹一缕暗香,掺入清塘月韵,陪伴一段时光,从现在出发,凌波而行。抛浮华于凡尘,敛素淡于芳心,以玉露洗翠裙,将霜风吹红裳,孤居山水林间,任他来秋去,独守一潭清幽,听夏夜月吟荷风,梵音清诵;看秋日花影参差,远林蝉声。

超越凡俗的界限,擎着一心素念,我甚至在想象,你就是多年以前那焚香的女子,一直守候在这里,以一朵花的形式在等待着与我相遇,然后,用你洁白的身心,来痴我的愁肠,来动我的俗心,好让我掬你玉露明眸,采你清香洗心,捧你素葩净魂,最后,遁入你的洁净里了却一生尘缘。

而你,我心中的莲花啊,请你允许我做你身边的一缕风,好吗?请你允许我在这月华皎洁的夜晚,与你一起拥一份叶翠,携一缕清香,和着声声梵音,住进你虔诚跪拜的佛心里,好吗?

现在,看数点茗烟浮花,一缕清香萦炷,将田田心事,都付与月华凌波而去,我邀你走入我的诗章,不为别的,只想用哀婉的诉说,告诉你这尘世里有太多的肮脏,已经蜇疼了我的双眸,趁一颗干净的灵魂还没有受伤,我想让它与一朵莲心结伴随你而去……

 

阳光里的莲花

有一个清雅的,多姿多彩地飘然而至,带着缕缕沁人心脾的芳香,变幻莫测地向你展示出醉人的笑意。浓郁的花香净化了你的诗情,为你高贵的思想增添新的动人。清水悠悠,玉莲迷人,清纯高洁的莲花可是阳光里一个美丽的梦?

冰清玉洁的莲花一朵一朵绽开在湖面上,碧油油的莲叶恬静的摇曳在水上,忽而有几尾漂亮的金鱼悄悄的绕着莲花茎游过,莲的你是否觉得有这洁白花瓣的莲花可是你梦中的美丽?远观静美绽放清姿的白莲花,情不自禁的吟咏,清水芙蓉香甜蜜,如花美人穿紫衣,来如梦里,细数莲叶情依依。春日绽放美丽的仙荷,何尝不是人间最圣洁的点缀?

出水芙蓉有着纯洁语言,她冰清玉质的香瓣,如梦似幻,令观赏莲花的你心生善念,禅意缓缓,听,水里可爱的金鱼在悄悄私语,诉说心中无边的快乐。早晨的时候,爱莲花的人们走过湖边,细心地欣赏着莲花醉人心神的美丽,也许每个人都愿意荷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永远芳香四溢。

南方水乡楚楚动人的莲花,是生长在北方的我向往的神奇。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