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日之葵1252

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来吧, 让我编织你们,用青春的金线, 和幸福的璎络编你们

 
 
 

日志

 
 

有你同行(姜诗逸)  

2014-07-31 18:28: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种了许多兰草。窗前的几株兰草郁郁青青,碧油镶着奶白的宽叶葱茏的向上生长,几片细小嫩绿的新叶从兰心中抽出,蓬蓬勃勃。妈妈刚刚浇水留下的水珠在叶片之间熠熠生辉,更把兰草点缀得如雨后初霁般嫩绿可爱。

忘记了是何时,妈妈从邻居家带回了几株单薄的小兰草,把它们种在了花盆里。从此,兰草便伴我成长。

那时候的我顽皮倔强,常常犯错。

已经忘记那次是为什么被打,只记得妈妈劈头盖脸的架势动作,头发也被扯了好几次。小小的我倔强像块石头,虚荣的自尊仍使我不肯低头。

“哐——”的一声,我被罚站在了门外。黝黑的夜像只沉默的野兽蹲在墙角眈眈的注视着小声抽泣的我。黯淡的月光穿过楼道洒进了我的梦乡……

醒来,晨曦已照在我身上。翻身坐起,才发觉自己正盖着薄被睡在床上。忘记是什么时候进家门的。脑海中只记得漆黑的夜,昏暗的的光,有谁一边抚摸着我,一边低低的叹息。

我站起身发现手臂脖子上有许多的红包,一定是昨晚在门外被虫咬的。正想着,一股清凉的香气钻进鼻中,再一看,每一处被咬的红疹和周围都被涂上了厚厚的清凉油,大半条手臂都油亮亮的,香气刺鼻。也难怪一点也不痒。

家里爸爸不在,我知道是谁做的,原先对她几乎是恨的心不禁软了几分。窗前的兰草瘦小的身姿在偌大的花盆里格格不入,好像长不大似的,我早前已经央求妈妈想办法了。

想起妈妈每天早晨浇花的习惯,我准备去接点水来。打开房门,只见妈妈正在厨房里不停忙活着,培根火腿、奶酪面包……都是我常嚷着要吃的。

朝阳冉冉升起,看着她的背影透过厨房的玻璃门落在客厅洁白的大理石上,我不禁怔住:平时看似大手大脚的妈妈怕油烟机的轰鸣声和炒菜声打扰到犹在酣睡的我,细心的把厨房玻璃门拉上,与厅隔绝。

想起妈妈给我房间插上电蚊液,每晚拿着电蚊拍到我房里巡视寻找蚊子;昨天早上妈妈别出心裁买了软香小猪包;夏天洗澡总是让我先洗,是怕我因为地湿而摔倒……

正想着,妈妈已经看到了我,她拉开玻璃门,把碗碗碟碟端上桌,没有多余的话“吃饭了”。

在桌边坐下,妈妈把一碗黑乎乎但香醇的东西推到我面前。“想把这芝麻糊吃了,我早上现弄的,放了冰糖,尝尝看。”我用调羹舀起半勺“吹吹小心烫。”妈妈有些急的声音适时响起。我依言照做后吃了一勺,香甜可口。谷物特有的醇厚香气夹着阳光暖烘烘的晒香充斥口腔,温暖肺腑。

到现在,妈妈还是常给我熬芝麻粥——她不肯到外面买现成的,认为没自己弄的干净有营养。而我永远也吃不腻,香甜的芝麻粥剥夺了妈妈早晨酣睡的机会。我曾劝她不要再熬粥,她的回答我至今难忘:

“这怎么可以,你的头发自那次打之后一直掉,我懊悔死了。后来看到说芝麻乌发,就煮给你吃。多吃粗粮对身体也好的。”

噢,虽然我常常犯错,倔强不听话,但我一定会和兰草一起长大长大——因为有爱我们的妈妈与我们同行。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